品读 - 先锋音乐还有希望吗?

2018-07-03 15:48
分享到:
品读 | 先锋音乐还有希望吗? 导读:西方古典音乐作为一种历史悠久、传播广泛、并对全世界音乐文化造成深刻影响的形式,其过去、现在如所有其彼学科领域一样,一直在发生着变化。这种变化是时代使然,具有各个不同时期鲜明的特征,同时,这种演变的必然性,也给音乐家带来前所未有的机会去开创真正属于自己的音乐,以理性的姿态,从音乐的思维和技术层面做到自强,发出铿锵有力的时代之声。本文试图从二十世纪后半叶的典型音乐现象出发,站在严肃创作音乐的视角,通过当下发生在吾们的身边的事例,也透过陈其钢这个特殊人物三十年以来在国际乐坛地位的变化,描绘出一幅画卷,并试图分析和预测创作音乐发展的可能性和未来。国家大剧院首演《江城子》/本文作者 蛮蛮最近,陈其钢的新作《江城子》在英国格拉摩根音乐节首演。当今世界范围内,一个音乐节,一场音乐会,一部新作出炉,似乎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了,可这次演出场面之火爆,评价之高,极大地吸引了吾的注意力。The Arts Desk 评论的标题是“Tonal Music in an avant-garde sense”---文中提到,这场音乐会让简约主义的Arvo P?rt 或John Taverner等人的音乐语言丧失了意义,是一场既不同于先锋音乐,也区别于以往反先锋音乐的开拓性运动。在这场运动中,调性音乐回归了,但它不再像从前一样,是那些反先锋派人士对当代音乐的失望、对抗和反动;而是在丰富的调性意识中吸收和驯服了战后先锋派技巧,升华了现代主义美学观,并将其重新解释为:对当代先锋音乐有所传承的调性音乐。陈其钢乐评人及媒体评论音乐节艺术总监约翰·迈特卡夫爵士说:“江城子是继勋伯格之后,在人声的发掘和使用上的里程碑。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,必将载入史册!”